末成年女AV片一区二区丫,国产精品亚洲АV无码播放,国产人与ZOXXXX另类

    <td id="ydx1e"><output id="ydx1e"></output></td>
    <var id="ydx1e"><output id="ydx1e"><form id="ydx1e"></form></output></var>

    <acronym id="ydx1e"><ruby id="ydx1e"><dfn id="ydx1e"></dfn></ruby></acronym>
  •  投稿郵箱:ruianxww@126.com
    您的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瑞安網  ->  人文瑞安  ->  玉海文苑  -> 正文

    海安所城,朝煙吹散海門風

    www.utsuyumiko.com2022年09月26日來源:瑞安網字體:

      海安,上世紀80年代末期曾去過一次,因我有一位詩友就住在海安,特意去看望的。屈指一算已有30年了。

      先去蔣幼山故居紀念館。

      蔣幼山(1885-1953),原名矯,字巖仁,為溫州近代武術名家,少時隨父習武。成年后,遍訪國內武術名家,終有所成。中年后,他融合了武當、形意、八卦與太極等各流派拳術精華,獨創了蔣氏柔功銅鐘功法。

      紀念館原名“觀海廬”,始建于民國五年(1916),原為蔣的父親蔣馨山所建,占地面積3200平方米,經過歲月的變遷,現存僅798平方米。

      這是一座中西混合式磚木結構的建筑,門臺高大,上有精美的灰塑,據說這些灰塑皆用石灰與糯米漿制成,非常堅固,但終經不起歲月的風塵。貌似堅固的,誰能逃脫歲月這把刀?我們站在門臺前留影!坝^海廬”三字,由篆字書就,門聯“四靈拱秀,三徑遺風”則為筆力渾厚的行書,看書風,似為民國瑞安名家池云珊所書。

      我們在蔣幼山外孫葉德門、紀念館負責人錢成華、黃旭東陪同下,參觀了該館。大廳里是幼山先生的站樁塑像,形象儒雅,在燈光的照射下,顯得精神矍鑠。館里有幾張他書法的仿制品。這位中央國術館教官出身的武術家,書法也令人驚嘆,鐵畫銀鉤,收放自如,字行間自有一股豪氣與正氣。

      據成華兄介紹,故居之所以取名“觀海廬”,是因為站在頂上露臺是可以望得到大海。為了證實這話,他們帶我打開二樓中間的暗室樓梯。邁出陽臺,他們介紹說,旁邊也是故居的一部分,后來被拆除建了五層樓,從而遮擋了視線。設想,蔣先生迎著東升的旭日,立在陽臺上,閃、轉、騰、挪,在咸濕海風的吹拂下,吐納調息,伸拳展腿。這是多么美妙的場景。

      出紀念館,往東百米,就是海安所城賓陽門。

      據嘉慶《瑞安縣志》載,海安城,在縣東北三十里,去海十里,有千戶等官十七員,旗軍一千二百五十一名,戰船十八只,營房一千二百二十間。不查不知道,一查嚇一跳,想不到駐軍有如此之多。海安城過去植了不少松樹,被稱為松城,這名稱現在很少有人知道了。還好,海安的《蔣氏族譜》里,載有松城廿四景詩。

      《東城旭日》曰:“朝煙吹散海門風,一片光飛映日紅。曉夢初醒疏箔捲,笑看松影列城東!笔璨,意為稀疏的竹制簾子。詩的大意:凌晨,推窗卷簾,只見煙嵐漸散,旭日東升,城墻上的松影斑斑駁駁地落著,在嵐光里如煙似幻。讀此詩,始知此為名副其實的松城哦!

      《城頭松鶴》云:“古干扶疏繞堞撐,何來老鶴踏棱橫。唳空忽聽沖霄去,風送濤聲正五更!蔽甯傅氖橇璩咳c至五點。過去海安離海也就二三里,夜深人靜時,是能聽到一陣一陣的海濤聲的。詩里又是“古干”,又是“老鶴”的,又是“唳”,又是“沖霄”的。讀之,仿佛讓我們窺見松萌披覆下的城頭,老鶴踏空,沖霄而去,灑下一路清唳。時不時,遠風里又傳來一陣陣的海濤聲。意境幽絕,頗讓人回味。

      《云頂曉鐘》曰:“云峰疊翠鎖深隈,古寺晨鐘報曉催。宿霧未收山月小,數聲清韻渡風來!痹祈,即云頂山,山筑云頂寺,這座千年古寺始建于唐中和二年(882),為天下第十六洞天。詩里既有月華、疏風,又有晨鐘。讀罷,仿佛讓我們聽見了飄渺的鐘聲游蕩在晨風里,月色里彌漫著花香。

      這些詩,作者分別為蔣鋒、蔣文濤、蔣文敏、蔣登鰲、蔣崇烈等。個人以為其中唯蔣鋒詩藝最高。蔣鋒(1773—1843),字光鎮,號雪齋。據族譜記載,他少時嗜讀性敏,過目成誦,丙戌歲(1826)中進士,可惜詩文佚散,存世無多。我編《瑞安歷代山水詩選》時,未能讀到這些詩,甚惜。

      據《明鑒》載:“丁卯洪武二十年(1387年)命湯和筑瀕海城防倭,和乃度地,浙東西置衛所,瀕海筑城五十有九,選壯丁五萬八千余人戍之!边@是說,海安所始建于1387年,距今已經635年也。又據《瑞安地名志》載,海安“城周長600丈,東至西、南至北各長156丈,分東、西、南、北四門”。話說城內屋舍鱗次櫛比,百姓在這里安居樂業,其樂融融。如今的海安所城拆得只剩下賓陽門。鎮海門、涌金門、拱宸門,已永遠消失在歷史的塵煙中。

      我們就這樣站在城頭下,瞻仰著。城墻由一條條塊石構筑,墻上又建了五間箭樓,不知何故被移作神殿。城墻上的箭樓,日常除了作戰用,平時是用來駐軍與值守的嗎?不知道。朋友的回答很干脆。他們與我一樣,對軍事一無所知。

      我們從圓圓的城門洞進去,兩邊空無一人,唯感覺涼絲絲的,六百余年的光陰過往,已難逃歲月的沉淪了。

      我又獨自繞城轉了幾圈。30年前我來看望詩友,不知他有沒有帶我來看城門?30年前,跟30年后的城門有差別嗎?此時的我,已經想不起過去有什么了。是比現在高大呢,還是跟現在一樣?

      哦,時光是虛幻的,特別是對記憶而言。ㄗ髡 林新榮)

    (編輯:陳良和)

    浙新[2004(7)] 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 0039 ICP備案號:浙ICP備12022988號-2
    中共瑞安市委宣傳部主辦 瑞安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    溫州網提供技術服務 瑞安網 版權所有 廣告刊例
    地址: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報社 電話:0577-66886688 E-mail:ruianxww@126.com
    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7-65812711

   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溫州辟謠舉報平臺
    溫州公安網絡警察警務在線 浙江省溫州市禁毒網絡舉報平臺 末成年女AV片一区二区丫,国产精品亚洲АV无码播放,国产人与ZOXXXX另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