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成年女AV片一区二区丫,国产精品亚洲АV无码播放,国产人与ZOXXXX另类

    <td id="ydx1e"><output id="ydx1e"></output></td>
    <var id="ydx1e"><output id="ydx1e"><form id="ydx1e"></form></output></var>

    <acronym id="ydx1e"><ruby id="ydx1e"><dfn id="ydx1e"></dfn></ruby></acronym>
  •  投稿郵箱:ruianxww@126.com
    您的當前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瑞安網  ->  人文瑞安  ->  玉海文苑  -> 正文

    菖蒲的演奏

    www.utsuyumiko.com2022年08月30日來源:瑞安網字體:

      一

      兜轉了一圈,我在并排解放路的巷子里見到了董震宇兄。

      樟樹茂密的枝椏遮蔽了巷弄口糧站的大半個窗臺!稏|嘉開河記》里描述北宋瑞安城內“遠坊曲巷,皆有輕舟至其下”。這樣的景象在玉海樓附近還殘存些許痕跡,其余絕大多數景致已消逝在時光冊頁。

      董家這處老宅屬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建筑,三層樓,水泥結構,并非公園路、水心街一帶明清古宅,布滿苔蘚與歷史印記。從少年到壯年,董震宇兄在這里度過了將近四十年,城市東擴,他也搬到了安陽新區。這座老房子,拾掇拾掇,就當做平日的工作室。一切有時間印記的事物,他都喜歡。他花了大半年時間,如同高明的仿古制造者,撿拾出了院落幾分陳年老酒的滋味。安上青瓦,院子里的墻體刷白,樓房的墻面換上青磚,給門窗裝飾上鏤空木格。抖摟一些舊式物品,比如一樓的紫檀茶桌椅,二樓的雞翅木書桌,陶罐,鐵壺,綴了流蘇的竹笛,以及歷年收藏的書畫、硯臺、木雕,類似于此的舊物,以應所需,也有一些海外帶回來的物件,置放在不同位置。這格調,已經很清楚,無需再做評判。我不敢說其他,就瑞安而言,無人出其右。我非常喜歡董橋,初入這院子,剎那間,就閃現了董橋的《舊日紅》中“那小窗里該是小紅低唱之處了”,視頻中震宇兄撫琴之處,便是這里。

      并排兩間舊房,在城區也算難得。門口拓開小小的院子。說是院子,實乃小地壇,不到四十平方,各式瓦盆、石頭、器物上的菖蒲,陽光和詩意,遒勁生長。幾株瘦小竹子,局促地葳蕤在屋檐下。顯然,這些竹子沒有空間施展,縮頭縮腳,促狹在逼仄的弄堂。步入院子,我自然想到了紹興徐渭的青藤書屋,頗有幾分相似。

      董震宇兄滿足了我對士大夫的現實想象。我與他首次見面是在杭州徑山寺,一干人去徑山寺尋茶訪客。先不論其作派談吐之優雅,與其并行在徑山林木間,他對建筑、書畫、音樂之見解,讓我驚訝。晉元帝司馬睿率一群士子鄉人衣冠南渡,析臨?貚阅系貐^為永嘉郡,這無疑是溫州前人濡染著晉代風流雅韻的最好注腳。我們身心深處激蕩著王羲之等人曲水流觴的蘭亭意趣,自然也向往在山林水墨間回響“嵇康居山陽,所與神交者惟陳留阮籍、河內山濤,豫其流者河內向秀、沛國劉伶、籍兄子咸、瑯邪王戎,遂為竹林之游,世所謂‘竹林七賢’也”的喧嘩。董震宇兄身上流淌著隱士遺風,舉手投足,皆能感受風雅。他的處居顯然不同嵇康等人“積土為室,或結草為廬,編蓬為戶;或鑿地為窟,或棲巖穴,或以樹為巢”,而造得一方喧囂中的靜謐,靜坐、清談、讀書、吟詩、著述、誦經、垂釣、酌酒、啜茗、調琴、弈棋等,已然與晉代士大夫沒有出入。

      二

      陽光在有序堆疊的菖蒲上,散亂的斑駁。6月17日,《青綠雅境》菖蒲展在玉海美術館舉辦,這是瑞安首次以菖蒲為主題的展覽。院中的不少菖蒲,我甚是熟悉,展覽上曾一一觀摩,觸動很深。打小就在山野生長,這些生長在泉水邊,或陰涼石澗處的野生植物,熟悉卻叫不上名字。想不到水邊隨意生長的植物,竟有如此青綠雅境。

      由其與秦磚漢瓦、石頭、茶洗、硯臺搭臺,以菖蒲為花旦的劇目,施施然地延展出來,那是堪與高則誠的《琵琶記》比擬的演奏。每一株菖蒲,都有董震宇式的美學標記,季節、地理、造型、象征、意義指向、精神擔當,包容之廣,與舞臺無異。一盆一世界,一株一菩提。而數盆擺放一起,這菩提當會不一樣。打個比方,僅有蔡伯喈,成不了《琵琶記》。高則誠安排了趙五娘、牛小姐、張廣才等角色一起入戲,方為劇。這就像董震宇的菖蒲,一盆是好,未免單薄。十盆,二十盆,一百盆,聚沙成塔,就有大世界,新菩提。

      結緣菖蒲,十年有余。被丘比特的神箭射中之后,董震宇兄再也放不下那片方寸雨林。與書法、音樂、建筑相比較,養菖蒲的感覺不一樣。庸俗地說,菖蒲是活的,熱的;建筑物、樂器、毛筆、刻刀是死的,冷的。

      種植菖蒲的器物,有漢磚、明清青磚、拴馬繩的青石,也有銀灰色的太湖石頭,海邊尋找過來的石錨,新疆戈壁灘上的魚化石,長滿苔蘚的雨花石,也有農家的豬槽、小石磨,還有在平陽鳴山、龍泉、宜興等地親手制作的瓷器。類型之多,制作之巧,藝術感之強,出乎我的想象。這些石頭多數壓著故事,關于旅行、愛情、友情,關于自我精神的放逐,關于藝術的漫游,關于思緒的寄托。擇個雨天,種種故事,可以佐酒、佐茶、佐美食,亦可入詩,入文。

      我視董震宇為士子,與其言談,不亞于赴一場精神的盛宴。會鋼琴,不簡單。會小提琴,不簡單。會書法、攝影,不簡單。董震宇兄樣樣拿得起,樣樣精通,識得菖蒲,枕上詩書,心中風景,便一竅貫通。他出了三本篆刻集作品,《董震宇篆刻作品集》《乙末契文》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,其中就有數量不少的篆刻與菖蒲契合的拓片、印章。個別菖蒲作品還與甲骨文結合,實為新藝術。菖蒲展上,書畫、音樂、器物、詩文、哲學融合,置身其間,宛然置身無限延伸的藝術磁場,被光芒環繞。我無端猜想,蝸居在這樣的小城,他應該就是張楚歌曲里“孤獨的人是可恥的”那個人。藝術的世界,入戲太深,需要出口。這菖蒲,就是他最好的對話對象和精神出口。他不屬于嵇康式的士子風范,該屬于另一種范疇——司馬睿衣冠南渡帶來的溫州后裔,當有著永嘉學人的內斂風度。其恍如午后庭階邊的竹葉,微微俯仰,無聲地流動風的姿態。

      三

      對著亮光,他拿起一塊太湖石,凹凸不平,罅隙很多。這塊菖蒲造型,出自王勃《滕王閣序》。他說,當時報社友人贈送他時,即刻浮現“鶴汀鳧渚,窮島嶼之縈回;桂殿蘭宮,列岡巒之體勢”的詩意。怎么造型?菖蒲種石頭上的哪個位置合適?有了詩句的原型,這創作就有了指向。石頭雖小,卻盤旋堆疊,一層一層各不相同。如果將其置于投影上,會看到出乎意料的效果。如同詩句所言,能想象到飛鳥、宮宇、白云以及昂然向上的綠意。他指著另一塊石頭上的菖蒲,這塊石頭,足有七八斤重,是出差河南南陽帶回來的。同行的人問他,這塊石頭也就是拴馬繩的,哪里值得從千里之外扛回溫州。從河南到溫州,1200多公里路程,而且還要周轉。不過今日回想,甚為值得。這石眼中抽長出來的菖蒲須根,宛然巴音布魯克草甸上的仙鶴,細小的腳趾,銀鉤似的,緊緊攥住馬繩勒過的舊痕。從另一角度審視,則像雪山之巔的靈芝,搖曳生姿?梢院敛豢鋸埖卣f,這株菖蒲,同行中絕無僅有。

      宋代書法家米芾是石癡,遇到奇石要行跪拜之禮,新婚之夜新娘送他“靈璧研山”石,他焚香叩拜玩到半夜,竟抱著石頭入睡。對于菖蒲,董震宇沒有癡迷到這程度,但每行至一處,遇見心儀的石頭等器物,便是說不出的歡喜。他對器物的選擇,并非出于貴重或稀有。比如石頭,不是非壽山石、青田石、太湖石不可。選擇什么樣的石頭等器物,為菖蒲安身,講究的是“適合”二字。梁山伯遇見了祝英臺,那是天作之合;羅密歐遇見朱麗葉,那是電光火石。最漂亮的,并非就是你心動的,要看是否引起你藝術的聯想。院子里磨盤上的水順著塑料管子,發出清幽的回響遠處,墻外隱隱傳來蟬鳴。此時此景,不是也不亞于大羅山上的幽泉鳴響嗎?

      我聽別人說起董震宇兄的家世。孩提時代的酸辣以及家族沿襲的文化因子,自然影響其現在超然物外的作派。我將其視為“新式士大夫”,是他身上濃重的文化印痕,以及需要我仰視的文化底蘊。他自小勤習小提琴,若不是時代中的錯過,或許會有光亮聚攏的舞臺,恭候他的過往。

      與董震宇兄神交在自媒體虛擬之境,從徑山算起,應該是兩年。就在這個院子里,董震宇兄演奏小提琴《梁!,用手風琴彈唱《莫斯科郊外的晚上》,還有《關山月》的簫聲。我在他錄制的短視頻里欣賞過院中鳳竹,庭階上打著曦光的菖蒲,梅雨季的天籟雨聲,一個人的世界,一個人的庭院,寂寞的,也是喧嘩的。多種器樂輪流演奏,蕩人心扉。

      四

      這個午后。蟬聲如沸。魚缸鋪上玻璃板,也是美的茶臺。茶是龍井,用的杯子,大,卻婉約,手繪了淡淡的一尾寫意的魚。談論菖蒲,也談論書法、國畫、油畫,還有甲骨文研究,方寸天地,隱約可見雁陣驚寒,珠簾暮卷,也神往戈壁駝鈴,野外篝火。他的許多認識,鮮活,有厚度,我著實領略了一回士大夫的檻外長江。他用折扇敲敲一塊刻了“鐘鳴鼎食”的青磚,這塊磚已非磚,而是石槽。秦磚漢瓦自是好,但哪能尋常人家遇見。在西安的城墻邊上,倒是不少,但那絕大多數是贗品。偶爾在鄉野民居,碰到一塊有時間感的青磚,那也是菖蒲很好的歸宿。這塊青磚就是在飛云江的源頭泰順司前一個叫溪口的村莊遇見的。地理上的意義相比較時間,那是另一條路徑上的美學突圍。董震宇兄賦予了二度創作,其中的凹槽,用砂紙磨了近半個月。青磚邊緣上篆刻的四個字,頗見功力,隱喻這塊溪口舊址,曾經就有鐘鳴鼎食之顯赫達人。溫州歷史上的第一個狀元徐奭就出生溪口。溪口是飛云江的源頭,董震宇選用溪口古磚做盆菖蒲,就是要紀念徐奭。北宋時泰順屬于瑞安,那個時候司前叫木棉!端问贰肥沁@樣記述的:徐奭(985年—1030年),字武卿,瑞安縣木棉(今泰順司前墩頭)人。1012年,成為溫州歷史上第一位狀元。1030年,受封翰林學士,署理開封知府,未到半年,猝死任上,年僅46歲,墓葬泰順仙居嶺下。1000多年前,徐奭就是在溪口碼頭,坐上木舟,順流而下,隨父羈旅建甌的。當時誰也想不到,這個山坳里的孩子,有朝一日,扶搖直上,問鼎狀元。董震宇想磚與菖蒲構造出“飛云江上浪遏飛舟,漁歌互答”,紀念千年前的先賢。植物的生長形貌可以修剪,器物的造型可以打磨,而那份初心,抽象卻是難得。

      菖蒲又名溪蓀,即溪邊香草,生長在溪澗之中或泉水邊上,白白的根須就像鳥爪,依附于石頭。有人眼里菖蒲與山蕨、茅草無異,有人則認它獨步百草之上!皾h武帝六年破南越,起扶荔宮以植所得奇草異樹,有菖蒲百本!(《三輔黃圖》)。一株木棉樹上的兩朵花,風采各異,自帶光芒。藝術上,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沒有界線,就像王勃的辭賦和白居易的詩歌,張大千的畫和徐渭的書法,各有秉性。說她是香草也好,漢武帝眼中的奇草異樹也罷,都不妨礙菖蒲成就董震宇兄廣袤的藝術之境。如同金農所述“莫訝菖蒲花罕見,不逢知己不開花!陛牌选鞘嵌鸥υ诮嫌鲆姷睦铨斈,也是董震宇兄開花的知己。

      去山野間挖菖蒲,無需擇日。霏霏細雨,霜冷飛雪,均不妨礙挖菖蒲。董震宇兄最為頻繁去處:陶山鎮福泉山,甌海仙巖禪寺附近的大羅山。這兩處山居,青樹翠蔓,水聲如鳴佩環。沿著山路攀援而上,找到菖蒲并非難事。像福泉山陶弘景煉丹的道觀不遠,三人都環抱不了的紅楓附近,泉聲如注,菖蒲的麗影晃動在石頭上。如果身邊帶有簫,董震宇兄會吹上一曲。那些密林中的菖蒲都是有生命的,它們能聽見音樂中的暗語。

      很多種植菖蒲的石頭,或者器物,董震宇會刻上一枚印章,或者題寫幾個字。偶爾還會拓片一些,出來的效果,也甚是歡喜。董震宇兄最喜歡的,是在秋雨瀟瀟,獨坐庭階,撫琴一曲。陸游說它“盆山蒼然日在眼,此物一來俱掃跡!睆埦懦蓜t隨其入了江湖之遠,“座有江湖趣,眼無塵土蹤!苯馊,盆山蒼然,在這個小小院落,盡顯蒼茫遼闊。

      院子日漸捉襟見肘,每天清晨,若非遠游在外,董震宇兄必定按時來這芊芊巷陌,澆水修葺,然后作畫,寫字,篆刻,撫琴而鼓,品茗,讀書,任由日光在白墻青瓦上漫肆。

      院子角隅處,竹葉搖動風聲。座有江湖趣,此處,當時可待追憶的。(作者 金慶偉)

    (編輯:陳良和)

    浙新[2004(7)] 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 0039 ICP備案號:浙ICP備12022988號-2
    中共瑞安市委宣傳部主辦 瑞安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    溫州網提供技術服務 瑞安網 版權所有 廣告刊例
    地址:瑞安市安福路瑞安日報社 電話:0577-66886688 E-mail:ruianxww@126.com
    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577-65812711

   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溫州辟謠舉報平臺
    溫州公安網絡警察警務在線 浙江省溫州市禁毒網絡舉報平臺 末成年女AV片一区二区丫,国产精品亚洲АV无码播放,国产人与ZOXXXX另类